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新闻中心 >
危矣豌豆荚
发布日期:2021-06-10 11:13   来源:未知   阅读:

  一直保持“情怀”的豌豆荚,特有气节地“不走91的老路”,却被事实狠狠地打了脸,从占据移动分发半壁江山118图库资料,到份额不断被挤压、内乱四起,再到收购传言愈演愈烈,豌豆荚已经被内忧外患逼到了绝地。

  “投资,啥都不如乐商店吃掉豌豆荚管饱。”联想集团MBG E2E生态链副总裁、神奇工场高管常程2月的一条个人微博,让沉寂已久的豌豆荚再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圈内众人纷纷猜测价格几何、分析联想战略,好不热闹。不过,豌豆荚当天即发声明,否认收购,“罪魁祸首”常程也称,这只是联想美好的愿望,并非事实。

  仔细看看豌豆荚的现状,也难怪大家都对传言信以为真。曾经的豌豆荚可谓星光熠熠,在应用分发市场一家独大,占据半壁江山,BAT都望尘莫及,但如今,其市场份额已不足一成,高管离职、内乱频传、涉黄、因版权被起诉……负面消息此起彼伏,而迅速崛起的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应用宝,就像三座大山,横亘在移动应用分发市场上,加上小米、联想等手机生产商对该市场的入侵,豌豆荚再也不是昔日的那个“明星”了,其未来,危矣!

  作为李开复打造创新工场后的首个公开项目,豌豆荚一“出生”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成立不久,搭乘移动互联网的“快车”,豌豆荚一骑绝尘,迅速在安卓系第三方应用分发市场站稳脚跟,在 2010 年至 2012年初期间,几乎占据国内手机助手市场的半壁江山。2012年2月,豌豆荚用户总数突破2500万,日活跃用户也超过100万。数据显示,当时全国的安卓用户仅5000万,豌豆荚可谓“笑看人生”,两年不到,就彻底称霸安卓系移动应用分发市场,这是属于豌豆荚的时代。

  2012年3月,豌豆荚深陷“上传用户数据行为”传闻,虽然事后豌豆荚团队做了相关说明,但这次事件就像“病毒”一样开始蔓延。即使豌豆荚后来推出“百宝袋”这样的产品,但其生态化商业模式,仍只是管中窥豹,只见其头不见尾,CEO王俊煜自己也说:“其实不知道最终的收入是怎样的构成,但我们觉得目前的产品形态不是最有爆发力的形态”。

  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开始井喷的2012年,豌豆荚的市场占有率开始明显下滑,时至今日,这种下滑的趋势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2013年7月,百度以19亿美元收购了91无线,彼时的王俊煜就表示,豌豆荚不会走91无线的老路。到今天,豌豆荚确实还没踏上91的路,但现在看来,91无线似乎要比豌豆荚“划算”得多,好歹也卖了19亿美元。

  最新数据显示,百度系应用分发以41.7%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一,360以24.9%位居第二,腾讯旗下的应用宝达到20.1%位居第三,而豌豆荚仅有7.2%的份额,居于第四。豌豆荚如今的盘踞一隅和昔日的鼎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豌豆荚如此迅速地失去了昔日的“光辉”,恐怕逃不掉非常全面的两个点:内忧、外患。

  豌豆荚的成功是找对了当年安卓智能手机刚刚崛起的风口,那时的巨头在应用分发上还没大动作,而同时,豌豆荚的这群85后创业者,不止关注产品,更关注产品背后的人,他们明白,那时玩智能手机的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年轻人,他们相比玩大哥大的“前辈”来说,更感性。于是,专注产品、讲究情怀的豌豆荚能在众多创业团队中脱颖而出。曾有媒体评价说,豌豆荚在创业公司中是最会讲故事的,没有之一。加上李开复创新工场的支持,豌豆荚的迅速崛起有其必然性。

  2012年,智能机从“高大上”的云端落地,国内安卓手机也迎来大爆发。数据显示,我国2012年智能终端出货量达到2.24亿台,而2011年的出货量仅为6500万台,一年时间,智能手机数量翻了几倍,其中以开放为代表的安卓机为主要“生力军”。

  智能手机出现井喷,大量缺乏经验的“小白”用户涌入市场,他们对使用引导、应用筛选等的强烈需求,促使国内的互联网巨头纷纷瞄准手机助手、移动应用分发领域,开始发力。

  2011年7月,360推出360手机助手产品,主攻移动应用分发市场,2012年上半年用户量就已接近7000万,平台应用数量超过54万,累计应用下载量超过28亿次,平台中开发者数量达到1.3万。360手机助手之所以能在短期内获得如此多的用户,得益于其强势的渠道能力,当时的360手机安全产品用户数已突破两亿,这给予360手机助手强大的渠道能力,由两亿用户到7000万用户的转移,并不困难,360手机安全产品是360手机助手实现逆袭的最大助力。

  百度手机助手的前身是百度移动应用,最初的产品雏形是直接在搜索框内呈现,用户直接在百度上搜索即可实现下载,无需进入第三方应用商店,后来才推出独立的App产品。2013年更名的百度手机助手依仗强大的百度搜索为其导入流量,一路高歌猛进,在移动应用分发领域中杀出一条血路,仅推出四个月,用户数就突破3000万,其种子用户正是来源于百度搜索,强大的搜索无疑是其顺利实现“逆袭”的杀手锏。之后,百度又将91无线万次的日均下载量收入囊中,之后就以百度手机助手+91手机助手+百度搜索分发三大核心体系,一路直上,直至当前的市场份额第一。

  腾讯其实很早就染指应用分发市场,早期推出产品海纳,后来整合为现在大家熟知的应用宝,但存在近三年一直不温不火,2014年却突然崛起,日分发量突破1亿。为何应用宝能在短期内迅速获得如此大的用户量?这和微信不无关系,微信的阅读活跃用户达到4.68亿,每次微信新版本的更新,安卓系的首发都是应用宝,通过微信导流,这给予了应用宝广阔且快速的增长空间,加上腾讯手机管家的这部分用户,1亿用户确实不是难事。

  看完了强大的巨头对手,再回头来看看豌豆荚,CEO王俊煜曾说:“和巨头竞争,我们拼产品和技术”。彼时的豌豆荚确实更注重产品和技术方面,如推出“绿色标签”、上线“豌豆洗白白”等功能。百度收购91无线后,豌豆荚更是宣布豌豆荚手机终端装机量已超2亿,每日分发应用超过3000万次,颇有一番“我自巍然不动”的气势。

  但是,你不动,对手在动啊!360手机助手、百度手机助手、应用宝,都是硬货色,且都有一个共同点——有钱、强横。即使豌豆荚在内部产品方面做得再好,也抵不过微信的侵蚀,抵不过360安全卫士的侵蚀,更抵不过百度搜索的侵蚀,巨头们强势的渠道能力在此刻显露无遗。

  反观此时的豌豆荚,完全没有任何第三方助力。表面上看,豌豆荚是特有情怀地坚持着独立发展,但事实是,他也只能独立发展。

  随着产品迭代的速度越来越快,产品的差异化很快被复制过去,很难有真正的核心差异化出现。而对用户来说,他们只是想方便地下载应用、傻瓜式管理手机而已,哪个应用分发中心下载的都不重要,他们只是工具。

  一方面,面对360手机助手、百度手机助手、应用宝的强势竞争,另一方面是这些巨头产品的快速迭代,豌豆荚可谓有心无力,毕竟无法横跨到对方的产品上去抢用户。相反,竞品通过自家公司的资源不断从豌豆荚上抢去不少用户,一强一弱之下,豌豆荚日渐凋零。就像今年年初,豌豆荚面对百度手机助手屏蔽豌豆荚下载,虽然发出公开信,呼唤大家一起遵守互联网的开放,但现在看来,这也只能是豌豆荚自己的“无病呻吟”,完全拿百度没有办法。

  讲情怀没错,保持自己的个性也没错,这个时代特立独行更讨喜,但如果在渠道、内容被巨头把持的大环境里,在巨头已经都将矛头指向你时,你还想孤军奋战,那就是有点“二”了。老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找个帮手不一定就是丢掉自己,关键是和谁合作,怎么合作,显然,在这方面王俊煜和他的团队没能找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法。

  豌豆荚是一家非常有情怀的公司,甚至有人形容他们公司有着那么一股子硅谷范儿。360 CEO周鸿祎就曾对王俊煜说:“你们这些书生,在中国做互联网是不行的。你们做的事太阳春白雪了,打不了仗的,生存不下去。”

  豌豆荚从成立之初就实行人人持股,这样既能保证员工薪资,又能保证员工把公司当“家”,全心全意为公司出力,反正赚的都是“自己”的。这种刺激模式,让早期的豌豆荚迅速成长,但要知道,早期的创业团队仅有十余人。在豌豆荚“火”了以后,这种模式就碰到问题了。虽然没有内部人士对真实情况“发声”,但从各种渠道,依然还是可以看到豌豆荚期权政策的一些细节。

  根据豌豆荚以往的招聘信息来看,豌豆荚的人人持股政策实施得非常彻底,不仅不同岗位的员工有期权激励,哪怕是新来的员工,都享受这一福利,与很多互联网公司只对管理层实施激励相比,豌豆荚的股权激励覆盖面实在厚道。对早期的豌豆荚来说,这个战略非常对路,即使有知情人称其设立的期权池较大,这也无可厚非。抛开豌豆荚“硅谷味儿”情怀这个“虚”面不说,从“实”面看,其实行人人持股无疑是为了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真有本事的人为什么放着成熟大公司不去,要加入一个没有背景、资金不算宽裕的创业公司?除了李开复的背书,可能更想要的还是自己闯出一片天地,成为一间“潜在伟大公司”的元老,但历史经验告诉他们,兔死狗烹不是个小概率事件,拿到期权,如果未来一语成谶,还有大把的实际利益,不至于虚度光阴。同时,也能看做是创业公司较低工资的补充。

  从2010年到2012年,豌豆荚员工人数从十余人上升到100人,而2013年一年,员工人数又翻番,达到200人。随着公司的扩张,高管们很容易在未来发展道路上出现分歧,那些不愿放弃自己坚持的少数派只能选择离开。同时,豌豆荚也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创业公司,成长为一个热门互联网企业,公司未来看涨,一些元老不免开始思考,自己的期权是否比谁谁谁拿得少了?公司期权是否分配公平了?一旦和伙伴们闹得不愉快了,也就只有挥手作别。除了这些,还有捞够本了想另谋事业的。人走人留总不可避免,人人持股就由一个激励政策慢慢变成了公司的忧虑。

  从相关人士透露的情况看,豌豆荚内部矛盾正是集中于高管离职需要行权时所涉及的股权继续持有问题。实际上,豌豆荚不是第一个碰到这个问题的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目前实行人人持股的公司在国内并不算多,一般集中于创业公司早期阶段,典型如美团网、阿里巴巴等。而各家公司在处理离职员工行权问题时,也各有各的做法,但通常可以归结为三种:一是离职后,员工不再拥有此前授予的公司股权;二是公司进行回购,一般按当时的估值进行;还有一种就是内部交易,上市前,一些员工将股票出售给其他第三方。

  现在活得风生水起的美团,成立一年后便实行全员持股。但在开放期权前,美团就规定,在兑换股数时,采用公司股东代持的方式,以保证公司的稳定性,避免股东分散所带来的流程繁杂的麻烦。

  对阿里巴巴而言,早在香港上市时就是全员持股,但阿里使用了多层次设计,包括受限制股份单位奖励、购股计划和股份奖励计划,后来随着阿里巴巴在香港退市,其限制性股份奖励就被全部转换为集团的购股计划。当然,也有公司对此态度强硬的原因,一旦离职,此前的期权和已行权的股权将全部作废。

  显然,股权激励不是说说而已,背后的制度设计很是复杂。不光豌豆荚,很多初创企业的期权设计往往操作性较差,一些还是口头承诺的奖励,具有很多不确定性,更不用说详细到离职后的期权处理方式,这些都为未来埋下了不小的隐患。豌豆荚只是将这些隐患都变为了现实。

  在人人持股问题之外,豌豆荚在匿名社交应用多次遭到吐槽,内容主要集中在断交员工社保、内部管理混乱、管理层之间不合等。可以看出,豌豆荚内部管理问题已经是燃眉之急,一个企业无法保证内部顺畅运行,战略决策、产品自然也没有了保证。

  人人持股在创业阶段是很美好,也很符合豌豆荚的情怀,但前提是要为人人持股制定一个规则,这个规则是复杂而“绝情”的,很多创业团队想不到,更做不到,因为那时的创业团队都在为同一个目标奋斗,奋斗的日子总是艰苦却充满乐趣的,大家就像兄弟一样,和兄弟谈钱?大家都觉得伤感情。而当目标已经实现,或是取得阶段性胜利,需要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时,难免有人开始往更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前进,不是说谁变坏了、变自私了,而是人性使然。加上团队扩张,如果没有前期“绝情”的明算账,那现实也只能给你“无情”的结局。

  如果豌豆荚今天的危机仅仅是因巨头挤压的无可奈何,那他还能被称为坚持与巨头抗争的孤胆英雄,如果仅仅是人人持股的问题,那豌豆荚也能说这是创业公司的试错,还有回转余地。但外有巨头围堵,内部早已管理混乱,豌豆荚已经走到悬崖。这时候,豌豆荚或许还有一条路——他们引以为傲的产品,但偏偏这根救命稻草也被豌豆荚玩得若有似无。

  在巨头混战的第三方应用分发市场上,我们首先可以肯定一点,豌豆荚无法在渠道方面直接和三巨头竞争,其次,面对智能手机自身推出的应用分发中心,豌豆荚也有心无力。这就要求豌豆荚必须做出战略改变。

  当然,豌豆荚也尝试着做过诸多努力,如坚持推出应用内搜索功能、发布独立锁屏工具、新增个性化订阅功能、与LINE合作、负责本地化运营……

  相比发布独立锁屏工具、新增个性化订阅功能等,应用内搜索应该是最具战略意义的。2013年,豌豆荚发力搜索产品,将应用内搜索扩展到视频、电子书、壁纸等多个内容类别,试图将豌豆荚定位于娱乐搜索。一个软件搞定应用分发、资源搜索两大功能,看上去是个十分美好的愿景,但豌豆荚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版权问题。

  要知道,在热门应用TOP 20当中,几乎都是BAT的产品,视频、电子书、图片等多个内容型应用当中,几乎都被BAT把持,去年6月,还不在BAT之列的迅雷就曾起诉豌豆荚视频中提供了其版权作品的在线播放。既没有自有资源,又没有实力挖深内容体系,不得不说,坚持做应用内搜索,豌豆荚这步棋下得并不明智,没有内容的应用内搜索,就是一个空壳而已。

  除开内容问题,用户对豌豆荚这块的功能,也没有特别好的口碑,对一直强调客户体验,用户至上的豌豆荚来说,绝对是在打脸,也几乎是给豌豆荚判了“死刑”。现在,我们无法断言豌豆荚的战略、产品问题是因为其内部管理混乱,但二者必然存在联系。

  同时,随着移动互联网高频应用的下沉,低频应用已经很难呈现出来,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趋向下载热门应用,而非热门应用只会石沉大海。热门应用的下载价值,对任何一个应用分发中心来说都是有限的,因为用户肯定会去下载。应用分发中心所希望的是,用户通过移动应用分发中心下载更多长尾应用,这才是他们“生财”的工具。如果用户都不去下载了,还要应用分发中心干什么呢?这是所有应用分发中心都要面临的问题。弄不好,死掉一两个太正常了,很显然,内忧外患的豌豆荚正在这个死掉的名单之内。

  豌豆荚如今面临非常危险的局面,而他最好的新局面应该是被某互联网巨头收购,利用巨头的作用和其他产品联合抗衡,这样既能提升豌豆荚的竞争力,还能联合巨头其他的产品线,提升豌豆荚对用户的价值,让其不仅仅只局限于做一个应用分发的工具。

  这也就不难理解文章开头出现的那一幕。对联想来说,在营收相当的情况下,与华为的净利润相差近四倍,随着全球 PC 业务逐渐衰落,联想正在将手机业务作为自己的增长点,但联想没有手机芯片等核心技术,或许小米应用市场的成功可以给予联想启发,而联想自己的应用市场发展又一直都不如意,重新搭建显然不如并购划算。一边是急需寻找新利润来源的联想,一边是走向没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豌豆荚,也难怪大家将传言信以为真。

  事实上,不仅豌豆荚,移动应用分发中心以后会面临越来越多的困境,甚至会成为边缘应用,而不会是主流用户的选择,用户打开的频次也会逐渐降低。改变是必须的,但怎么变,决定着豌豆荚的生死,豌豆荚面临的压力,并不如王俊煜所说的那么轻松,留给豌豆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豌豆荚的前路虽然不算光明,但也还没到不可救药,无论是被收购,还是保持独立,其实都有其可行性。被收购,以豌豆荚的体量,意味着一个大金主对内容或硬件的支持,这个团队之前想做而力不从心的很多事都能实现;要保持独立也可以,但前提是豌豆荚能经得起一轮暴风雨式的改革,包括对内部制度,以及对产品、战略更符合时代的重新规划,沉淀下来,重新来过,豌豆荚还有机会。

八宝网是母婴育儿类健康网站,这里有备孕,怀孕,育儿的科学知识,亲子早教内容,生活娱乐八卦,时尚穿搭,美容养生,恋爱情感就来八宝网。